2015-01-13 名家風采
賀敬之與詩書酒
發布時間:2015年01月13日

賀敬之是一位蜚聲中外的文化名人,曾長期在我國文藝界任過要職,是我國當代著名詩人、劇作家,同時也是一位出色的書法家。1924年他出生在山東嶧縣(今屬棗莊市)賀家窯一個貧苦農民家庭。16歲奔赴延安,投身革命斗爭;21歲寫出家喻戶曉的歌劇《白毛女》,一舉成名。六十余年間,在文藝園地辛勤耕耘,無私奉獻,一直與詩、書、酒有著不解之緣。

詩歌是他的生命

賀敬之自16歲在長途跋涉延安的道路上和在延安的窯洞里開始寫詩,至今筆耕不輟。六十多年來,他一直視詩歌為已任,為生命,自覺“與時代同步,與人民同心”,以高度的使命感和責任感,以豪邁的激情和驚人的才華創作了《回延安》、《放聲歌唱》、《三門峽歌》、《十年頌歌》、《桂林山水歌》、《雷鋒之歌》、《西去列車的窗口》、《中國的十月》、《“八一”之歌》等廣為傳頌的優秀詩歌,已出版了《賀敬之詩選》、《回答今日世界》、《賀敬之詩書集》等著作。在我國當代著名詩人中賀敬之的詩作數量不是最多,但其質量卻令人贊口不絕。古今中外的偉大文藝家,其作品從來就不是以數量取勝,而是以質量見長。賀敬之的詩都是在學習和繼承我國民歌、古典詩詞和“五四”以來新詩優秀傳統基礎上,大膽吸收外國詩歌特點,根據時代的社會生活和人民的需要精心創作出來的。簡言之,是民族的形式,時代的內容,人民的心聲。每一首詩,特別是他的政治抒情詩都是胸中波瀾,筆底風雷,氣勢磅礴,激情奔放,是心靈的吶喊,是感情的噴泉,是催征的戰鼓,是時代的宣言,充滿陽剛之氣,令人蕩氣回腸,給人以鼓舞和希望,給人以美的享受和力量。

賀敬之是當之無愧的人民詩人,在人民群眾中享有盛名。賀敬之的詩為人民所喜愛,賀敬之其人為人民所熱愛。賀敬之在中國家喻戶曉,眾人皆知,在國外的影響也是我們難以想象的。1985年賀敬之時任中央宣傳部副部長,我曾跟隨他去內蒙古通遼市調研文藝工作,當地老百姓聽說賀敬之來了,到處打問住處。有一天,賀敬之在通遼市郊的大青溝參觀時,一位四十來歲的男青年騎著摩托車追趕了來,拿著一本看上去是翻閱過多次的《賀敬之詩選》,懇切請求賀敬之同志在書上簽個名,說是他家三代人(他和他父親及他的女兒)都對詩選讀過多遍,他父親原是一中學語文教師,能全文背下《回延安》、《桂林山水歌》和《西去列車的窗口》等二十余首詩,前不久去世了。去世前老人有遺囑,說:“孩子!將來有機會代我見見賀敬之,請讓他在這本書上簽個名,成為咱家的傳家寶,我就死而瞑目了。”賀敬之同志深為感動,欣然簽名并同那位男青年合了影。

1990年秋季的一天,一位來自革命老區河北省阜平縣城南莊附近的一位老漢提著一籃子紅棗找到我。老漢說:“我是來北京看俺閨女的,打問了很多人,才找到你,請把這籃子紅棗送給賀敬之。他寫的《白毛女》,故事就發生在俺們那一帶,他在歌詞里說‘大紅棗兒甜又香,送給親人嘗一嘗’給俺阜平的紅棗作了宣傳,俺們也要送紅棗給賀敬之親自嘗嘗,表表心意!”我轉送給賀敬之同志時,他感動得眼圈都濕潤了起來。

1991年的春天,正值日本櫻花盛開之時,我跟隨賀敬之同志到日本訪問。回國的前一天,日中文化交流學會舉行了盛大的招待會,有日本文化界、新聞界、出版界、教育界、衛生界、經濟界人士及日本政府的官員參加,原定是300人結果來了500余人,都是對賀敬之慕名而來。會場擠得水泄不通,當賀敬之率代表團走進會場時,掌聲響成一片,有不少人一邊鼓掌一邊喊:“賀敬之——白毛女;白毛女——賀敬之;”“賀敬之——大詩人;大詩人——賀敬之。”有的用中文喊,有的用日文喊。會場內排長隊與賀敬之交換名片,搶著要賀敬之在筆記本上簽名。賀敬之的歌劇《白毛女》曾改編成芭蕾舞由日本芭蕾舞團在日本和世界各地演出過一百多場,所以日本人民對賀敬之一直很崇拜。還有朝鮮、南韓、新加坡等國家的人民對賀敬之也都非常尊敬。

書法是他的性情

賀敬之自幼酷愛書法,從十來歲學書開始,六十余年來從未間斷過學習和創作。他特別長于用書法“達其性情,形其哀樂”(唐·孫過庭語),創作出了不少藝術精品,他出版的《賀敬之詩書集》就是有力的證明。但由于賀敬之在詩歌和戲劇方面的創作成就太高了,影響太大了,也往往掩蓋了他書法藝術。自八十年代初,向他求字的、請其寫匾的、題詞的、題寫書名的就很多,很多。不少人贊揚他的書法成就,稱之為“獨具特色的書法家”時,他總是謙虛而幽默地說:“我還夠不上書法家,我只是北京西城三里河南沙溝小區(住地)業余書法家協會的候補會員”。

賀敬之的家鄉在魯東南,原為齊魯之地,歷史之悠久,文化之深厚,搞書畫的人很多,從小就受到這種環境的熏陶和感染。在上小學和中學時曾苦臨顏真卿和柳公權的法帖。在革命戰爭年代,沒有毛筆,沒有宣紙,臨帖有極大困難,他就精心讀帖,靠辦黑板報練字,在延河邊上的沙灘上劃字。解放后進了北京城,條件逐漸好起來,他在工作之余認真臨習了王羲之、王獻之、懷素、米芾、王鐸、鄭板橋等人的法帖,因為這些名人都是他所仰慕的。在學習繼承前人優秀書法傳統的基礎上,加上他本人出色的悟性和深厚學養逐步形成了自家面目。賀敬之的書法藝術是博采眾家,而自成一家。他長于行草,以抒發和表達自己充沛的思想感情與深刻的思想內涵。他每提筆“欲書先散懷抱,任情姿性,然后書之”(蔡邕《筆論》)。他的書法藝術個性鮮明,氣韻生動,骨法洞達,飄逸豪邁,內剛外柔,剛柔相濟,線條流暢,起伏跌宕。“剛健含婀娜,妙筆生氣象”。看他筆走龍蛇的用筆和瀟灑自然的作品簡直是一種享受。

由于賀敬之有很高的聲望和寫得一手漂亮的好字,走到那里人們都爭相讓他題詞,向他求字。這對他來說自然成了一種負擔,但他總是盡量滿足人們的合理要求。我親眼看過他上百次題詞,真是令人嘆服。再有本事的書法家也有三怕:一怕當場題詞,二怕當場題畫,三怕當場寫匾。賀敬之就有這個本事。賀敬之是大詩人,才思敏捷,學識淵博。這三個方面,特別是現場題詞對他來說是拿手好戲。八十年代初,他去陜西時,走訪已故著名作家柳青同志長期深入生活的皇甫村,看罷柳青故居后,當地領導請他題詞,他信手寫來:“床前墓前恍若夢,家斌淚眼指影蹤,父老心中根千尺,春風到處說柳青”(家斌即王家斌,優秀小說《創業史》梁生寶的原形,皇甫村人)。柳青在“文化大革命”中因受迫害含恨成疾,粉碎“四人幫”后不久就去世了。“四人幫”粉碎了,全國文藝界的春天又到來了,“春風到處說柳青”一語雙關,寓意極為深刻。此詩膾炙人口,在陜西省深入人心。八十年代中期,他去吉林省長春市,夏季的一個晚上看了長春京劇團的演出,走出劇場時,劇團的領導把他請進劇院旁的一個休息室,請他為劇院題詞,他即興揮筆題詩一首,其中兩句是“長春有京劇,京劇能長春”,題后大家熱烈鼓掌。因為當時是全國京劇不景氣之時,正在振興京劇,賀敬之這兩句詩對大家鼓勵很大,至今廣為稱頌。九十年代中期《中國藝術報》創刊,報社請賀敬之為創刊號題詞,他揮筆題了“民心文心二心集,陣地園地兩地書”這幅題詞把魯迅的兩本書名寫進去,運用得那樣純熟自然,實在是妙不可言。希望此刊物既反映人民的呼聲又反映文人的心愿;既成為文藝界的陣地,又成為藝術家的園地。報社的同志看后驚訝不已,深深折服。賀敬之不管到那里,不管給什么單位和給為什么人,什么對象題詞,總是有很強的針對性,思想性,哲理性和文學性。他的每一題詞既是文學佳作又是書法精品,深受廣大人民的歡迎和好評。

白酒是他的靈感

文人與酒自古就有密切關系,有的用酒解憂,有的用酒消愁,有的用酒激發創作靈感。賀敬之就屬于后者。白酒對中國的文人來說的確有其作用。三國時文學家曹操用杜康酒解憂創作出《觀滄海》、《龜雖壽》等傳世名作。東晉大書法家王羲之在會稽山陰(今紹興)的蘭亭詩會上,喝得有些醉意,靈感忽來,寫出了天下第一行書《蘭亭序》。唐代大書法家張旭“嗜酒,每大醉,呼叫狂走,乃下筆”,后人描寫道“張旭三杯草圣傳,脫帽透頂王公前,揮毫落筆如云煙。”大書法家懷素更是嗜酒如命,醉后“忽然絕叫三五聲,滿壁縱橫千萬字”,“醒來把筆猛如虎,粉壁素屏不問主”,張旭、懷素的狂草作品大多都是酒后寫出來的。唐代大詩人李白是“斗酒詩百篇”,酒后給后人留下了光輝燦爛的詩篇。清代大文學家曹雪芹窮苦潦倒還常去賒酒而飲之,時常過著“舉家食粥酒常賒”的日子,卻寫出了中國封建社會的百科全書《紅樓夢》。當然,我們也不能說凡是喝酒的人都能寫出大作品來,不喝酒的人就寫不出好作品來。中外文學史上則不盡然。但喝白酒對一部分文人來說的確能助興、能提神,能引發藝術感覺。賀敬之平生愛喝白酒,他喝酒有其度,經常是自斟自飲,不需要別人勸,也不需要別人攔,更不需要別人替,喝到一定火候自然而止。他認為,酒是文化、酒是藥物,酒對人有益,也有害,適度喝酒有益,過量喝有害。他喝酒從不需要擺上宴席,而是一盤花生米,幾段大蔥足矣!年輕時酒量還比較大,每逢寫大作品時總是先喝上幾兩白酒,以激發出詩情畫意,隨著年齡的增長酒量也自然減少。他愛喝度數高的純白酒,但不一定非茅臺、五糧液不可,二鍋頭就行。他的不少名詩如《回延安》、《桂林山水歌》、《十年頌歌》、《雷鋒之歌》、《中國的十月》等與飲酒都有一些關系,往往起到火花引發烈火的作用。

幾十年來,賀敬之在日常生活中確實是沒離開過白酒,但他有很好的酒風、酒德,有很強的自制能力。世上愛喝酒的人往往三天兩頭酩酊大醉,而賀敬之大半生中只喝醉過一次。那是在1946年底隨部隊從張家口撤退時,因對蔣介石瘋狂進攻圍剿共產黨的罪惡行徑極為痛恨,和幾個人一起喝酒以解郁悶心情。那次可真是醉了,一直到第二天早上還未完全醒過來。每逢大的事件他總是愛喝些酒,在1945年8月15日日本鬼子投降之時和1976年10月粉碎“四人幫”之時,他極為興奮,喝了不少酒,這兩次比撤退張家口那次喝的酒至少要多一倍,但都未醉。多年的實踐證明,凡是他高興之時喝多喝少都不會醉,凡在郁悶之時一喝就會醉。所以每當他心情好時自然會多喝一些,心情不好時總是不喝或少喝。也就是老百姓常講的“喜酒悶茶主意煙”、“酒逢喜事不上頭”。

賀敬之酒后寫出了不少好詩,與酒有關的詩歌也很多。他曾為家鄉的忠仁牌白酒寫過一首廣為流傳的詩:“名地名酒臺兒莊,酒家爭趕兵家強。一杯載我三鄉去,詩鄉夢鄉到故鄉。”詩在酒瓶上燒制出后,該酒的發行量倍增。1986年去吉林長白山天池時,他寫了《長白山天池歌》。最后一段寫到喝酒:“半生長飲未深醉,縱有千喜與萬悲。為籌環球大同宴,來傾天池試醉歸。”前幾年在貴州茅臺酒廠參觀時他寫了幾首詩,其中有兩句是:“深采民心源泉水,釀出詩中茅臺來。”愛喝酒的人、愛讀詩的人都特別注意到他詩中有關酒的創作,無不為其敏捷的才思和深厚的學養而欽佩不已。(文:趙鐵信)

3d组选包胆中了多少钱